叶念墨优哉游哉的看着宋梦洁坐到冬青身边,而叶博亦步亦趋的跟在旁边,也坐了下去。“你看,如果我走开了以后,她就会来坐你身边,然后两个人就和好不了咯。”

丁依依想着也是,看着对方使坏的表情,便暗地里抓了他一把。

叶念墨任凭她抓着,等她抓够了,才套牢她的手指,扣得紧紧的。

冬青和薛兆麟一个低头喝啤酒,一个撇过头去。

宋梦洁发现那个叫薛兆麟的似乎对丁依依有意思,这下更加确定了,但是又不好意思问冬青,而身边的人虽然可以,但是现在让她怎么开口?

“薛兆麟,开旅行社的,之前不知道夫人是叶总妻子的情况下曾今展开追求过。”叶博靠近,低声说道。

原来是这样,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?宋梦洁匆匆侧头看了他一眼,就见他嘴角含笑,背光温柔的看着她,帅气得一塌糊涂。

见她脸红,叶博笑意加深,顺便递了一串烤肉给她。

宋梦洁老实接过,低头咬了一口。对面正讨论得欢快,薛兆麟,林美成以叶念墨正在讨论项目的问题。

丁依依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也擦不上话,只能待在叶念墨身边听着。

几人都是事业型的人,一讨论起来就越来越严肃。

她哟徐诶羡慕的看着林美成,对方一看就是标准的很有野心的女人,有时候两个男人将话题扯到政治上,她也能够很好的接下去,和她聊天一定是很愉快的。

完美气质美女杨洛姿 堪称绝色

“依依,我们去那边烤肉吃。”宋梦洁正好走过来,她就顺势站起来。

叶念墨捏了捏她的掌心,这才放手,继续和薛兆麟和林美成讨论着项目的事情。

烤架旁,丁依依一边把五花肉放在烤架上,一边说道:“其实还真的不能怪叶博,他本来就是那个性子,在感情上只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,你要什么,他就给什么,但是你不说的话,他又没有那种自觉告诉你的意识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宋梦洁帮忙在蔬菜上刷满沙拉油,“我和他在乌鲁克呆了那么久,已经完全摸清楚他这个人的性格了,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。”

丁依依这才松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,要是因为我而让你们两个的关系有了嫌隙,我肯定是罪魁祸首啦。”

“不是因为你。”宋梦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刚才去拿饮料的时候,他说排在第一位的不是事业,是我。”

叶博那性子,能够说出这种甜言蜜语已经不容易,丁依依递给她几串烤好的五花肉,“他来了,你们好好谈一谈。”

宋梦洁回头看了一眼,果然叶博正在朝这边走来。

丁依依把烤好的东西端到大盘子里,回来的时候,没看到叶念墨和林美成,冬青说两人到屋里谈事情去了。

正好沙拉酱没有了,丁依依自告奋勇进屋子里拿。

从储物间拿了沙拉酱,她正想出门,就听见储物间旁边关着的门内传来林美成的声音。

“濑氏集团并不是什么好鸟,用不着和他客气,现在他们虽然比不过叶氏以及兆麟集团,但是好歹也握有一定的资源,我之前说的方法,绝对有实行的必要。”

叶念墨蹙眉,“美成,你太急功近利了。”

“我这是在为项目着想,为你着想。”林美成急了,往前跨了一步,两人站得过近。

叶念墨转身朝门外走去,“你需要好好休息一次。”

“你不是喜欢聪明能够帮上你忙的女人吗?如此优秀的我,只要不断的优秀下去,你就会看着我吧。”林美成快步走到他面前,胸膛因为情绪而剧烈浮动着。

叶念墨叹气,“我说过,你需要好好休息,工作上的事情,如果压力太大,我会再派专人来协助你。”

他开门,看着地上放着的一瓶沙拉酱,眉头皱了起来。

BBQ进行得很顺利,叶念墨现身没多久,林美成也跟着现身,不过全程安静了许多,丁依依发现,以前她很细化佩戴的自己店内的饰品,现在是一件也没剩下了。

夜幕时分,众人返航,宋梦洁自动站在叶博身边,而林美成主动开口要和薛兆麟坐一辆车子。

回到家里已经接近十一点,看着家中重新可以过上二人世界,叶念墨感慨着这一趟出去得真是值当。

“我去洗澡了。”丁依依抱着睡衣走进浴室。

洗好澡后,她直接坐到办公桌面前,开始处理订单。

“要不要喝点酸奶?”叶念墨在厨房喊着。

“随便都可以。”她也不回头,就这么应着。

叶念墨走到她身边,把酸奶放在她面前,“我去洗澡。”

“好”丁依依依旧看着电脑界面没有回头。

他看着她明显有心事的表情,没说什么就去洗澡了。

洗好澡出来,丁依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椅子上,电脑上依旧是刚才开着的画面。

“怎么了?”他俯身靠近,将双手撑在桌子边缘,把人整个包围起来。

丁依依顺势往后靠,“男人都喜欢聪明,能够在事业上帮忙的女生吗?”

叶念墨低头,“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是人类的共识,就好像女人大部分女人叶会追求在事业上稳固,有一定经济能力的男人。”

“我会成为一个好女人的明天会开始学习做菜,也会变得更聪明,虽然在事业上不能帮你,但是我会理解你。”

“噗嗤。”叶念墨闷声大笑着,把人轻松的包在怀里,然后坐下,“怎么忽然这么雄心壮志了?”

她低声,有些不好意思,“林小姐就是那样的女人吧,聪明,事业上又能帮你,而且长得也很美。”

“理论上是这样。”叶念墨道。

话虽然如此,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让丁依依觉得酸溜溜的,跳下椅子,“我去睡觉了。”

腰被圈住,落入紧实的胸膛,“她漂亮,聪明,在事业上有帮助,唯独不同的是,她不是你。”

叶念墨见她还是介怀的样子,开心大笑,“你啊,好歹也有点自信,比起她们,你只好不差。”

他指了指地上叠得高高的货物,“我老婆现在已经独立成为一个很厉害的生意人了。”

“讨厌。”

忽然禁锢在腰上的手松开,叶念墨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站起来,然后起身把阳台的窗帘拉上。

“你拉上阳台的窗帘做什么?唔。”唇瓣被堵住,她推着她慢慢往后靠,手掌放在她脑后固定着。

丁依依的小腿碰到沙发边缘,被推着往沙发上倒去,电脑投射出来的光亮照照亮两人半边面颊。

“去房间。”她小声说。

叶念墨双手撑在沙发两边,直起身子,挡住光线,“好,现在沙发做完,会去床上的。”

修长的大手灵巧的动作着,不一会丁依依就是赤身裸体的状态,而上方的人,还穿戴整齐。

“握住”

丁依依怔怔的跟着他的指引,被引导着,然后一起攀上巅峰。

果然,在沙发上激烈的运动过后,叶念墨以相连的姿势抱着人又去了房间。

兴许是太久没有结合,一个无度所求,另外一个有些羞涩,也有些兴奋,一直持续到下半夜。叶念墨把人洗干净了抱到床上,又倒了一杯热牛奶看着人喝完。

房间还开着灯,丁依依有一些不好意思,默不作声的喝着牛奶。

“等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后,便回东江市吧。”

叶念墨认为既然两个人已经找到了彼此,而且也解开了心结,回去东江市,回叶家是必然的。

见她脸色惨白,他便知道她并未做好准备,所以不再多说什么,把人抱在怀里,“先睡吧,这件事以后再说。”

回东江市么?自己是否还能够像之前一样在叶家出入?是否已经将往事放下,即便提起爸爸的死也不再难过?

随着项目第一阶段稳定推进,越来越多的酒店想要入驻叶氏和兆麟集团合伙的项目。

第二阶段,叶氏准备举办第二次文化交流会。主要面向的是前来通什市购买房产,但是只有冬季来居住的候鸟型人群。

在淡季的时候,由叶氏建立的物业公司帮忙管理房产,其他游客可以入住,而房主获得积分,积分可以用来抵押在这里生活的干洗费,物业以及衣食住行的任何方面。

这个项目与之前酒店项目又有些不同,还没有到宣传日,报名参加的用户名单便已经大排长龙。

会议室里,尽管已经晚上9点,但是员工们信心满满的为第二波热潮做准备,叶博将所有的资料交到叶念墨办公桌上。

“关于兆麟集团,后期只能保持在平衡的一端,让两人都有钱赚,但是又不能把他喂得太饱。”叶念墨道。

叶博点头,“明白,少爷是担心兆麟集团反水。”

“当初他与叶氏合作,是为了有和濑氏集团对抗的资本,现在濑氏集团已经支撑不下去了,他自然想要多谢利益,不想依附叶氏。”

不过,不想依附叶氏也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,说到底兆麟集团只是旅行社,没有资本和时间再去做多余的项目。

而叶氏有时间,有资本,有做这个项目所需要的全部资源,一个出人,一个出资源,划算得很。

秘书敲门,“叶总,林经理一紧两天没有来公司了,没有留下指示,所以只要讲这份文件交给您审核。”

“两天没有来?”叶念墨接过文件,审核过后签名递给秘书。

等秘书和叶博离开后,他给林美成打电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疲倦,“念墨。”免费外网加速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