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越站在窗边,目光灼灼盯着拍卖台。

  明雪在身后看着他。顺着明越的目光看去,这个角度。明越哪儿是在看拍卖,分明是在瞧对面的暗拍包间。

  薄唇紧咬,明雪欲言又止。

  “扣扣”这时候,房门被敲响了。

  “兄长?”

  “是南宫家主。明雪去请南宫家主进来。”

  明雪点点头走过去。可是一开门,却发现来的不仅是南宫枭。还有云夜!

  “云夜公子。”

  听见明雪诧异的惊呼声,明越扭头看来顿时皱眉。“云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南宫家主为什么来。”

  云夜的话冷漠简短。要不是明越足够了解他,换了旁人还不懂云夜什么意思。

  云夜这是发现了明越找南宫枭的原因。所以才跟了过来。想通这点,明越微皱的眉头深了几分。

   民国时期的军校校花风

  他开口:“云夜,这件事恐怕不方便让你知道。”

  “她的事,我必须知道。”

  抬眸冷冷看着明越。面色淡漠无情,一双冷眸透着冰霜般残忍的雪色。

  云夜的固执,让明越完全没有办法。

  他目光沉了沉,最终还是让云夜进来。抬头看向南宫枭,明越开口:“南宫家主想必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寻你过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南宫枭点头,“为了千公子对吗?”

  “你早就知道她是女子!”

  南宫枭没有反驳。他只是淡淡看着明越,不卑不亢,肃穆挺直脊背。他说:“这件事明老也早就知晓,所以不影响他进入九星苑。”

  闻言明越轻笑,“你是担心我取消她进入九星苑的资格?”

  南宫枭没有回答,但他的表情说明的一切。而云夜也目光冷戾起来,直勾勾盯着明越等待回答。

  “不管她是男是女,她都将是我九星苑的弟子。这一点无人可以质疑否认。南宫家主也无需担心。”

  南宫枭顿时松口气。然而紧接着明越的问话,又把南宫枭难住了。

  他说:“既然明老也清楚。那南宫家主是不是应该告诉我,她是谁?或者说,她的名字。”

  明越有直觉。南宫枭知道很多!

  就从南宫无跟在月千欢身边。就从进入暗拍包间,月千欢拒绝了夜央歌和云夜,却同意南宫无一起。

  月千欢和南宫枭兄弟之间的联系,明越可以猜测是十分的密切!

  闻言,南宫枭眉头紧皱。

  明越又说:“南宫家主,她的真身我迟早会知道的。但是你要想清楚,倘若她现在身份不明。即使有我和明老保证,也无法过家主那一关。”

  “南宫家主应当相信我的为人。我会保护她的。但这必须要知道她的身份!”

  明越的语气显得急切,咄咄逼人。

  这反应让明雪感到震惊和不安。直觉她的兄长变了,因为这个千公子变得十分深沉,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  南宫枭叹口气,“明越公子应该知道,墨家在佣兵工会的悬赏榜上。千万灵石悬赏两个人的人头。”

  “千公子和月千欢。”

  “没错。但世人不知,千公子和月千欢是同一个人。”那些污污污的软件免费